1999年1月2日(农历98年11月15日),对九华山通慧禅林来说,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。这天下午3时,住持比丘尼思尚法师小心奕奕地打开仁义老师太的坐缸,见圆寂已3年零两个月的师父稳稳地端坐在缸里。黑白相间的头发长出寸余,牙齿完好,皮肤毛孔清晰,装缸时穿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。思尚法师十分小心地剪去裹在仁义老师太身上的厚厚的衣服,见老师太身体干缩,体肤完好,长长的指甲结实地长在指头上。摸摸老师太的身体,腰间和臀部还有弹性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老师太的女性特征已无痕迹。乳房消失,胸部平整。当初入缸时平放在腿上十指相向的手印已有变化,右手稍有提高,且拇指与食指相抵,作捻针状。思尚法师惊叹不已。的确,仁义比丘尼肉身不腐,且形象如此完好,不但是通慧禅林的大喜事,也是九华山、是佛教界的大喜事。从佛教史上看,修成肉身的比丘已是十分罕见,而比丘尼修成“肉身菩萨”者,古今中外佛教界尚无记载。真正稀有,仁义肉身菩萨!

示寂之际1995年初冬,仁义老师太自知尘缘将尽,便对一直侍随在身边的思尚法师说:“我就要去了。我死了以后,不要火化,要给我坐缸保存。”思尚法师说:“行。你如果身体不烂,我给你贴金供奉。”仁义老师满意地笑了笑,又说:“末法时代,念佛要紧,不造恶因,勉受苦报。我知道你很不错,我走了之后,通慧禅林就托付给你了。”思尚法师一一应诺。农历10月初1日,仁义老师太开始自行停食,每天只喝几杯白开水,尔后拉肚子,自我清洗肠胃。这期间,她不打针,不吃药,虽几天不进食,但思维清晰,精神状态良好,只是身体乏力,卧在床上静参。停食第7天,1995年农历10月初7日晚,老师太脸带微笑,面目慈祥安然示寂。

巨款的来去

1983年,仁义老师太来到九华山时,携带了不少的钱。这钱是老师太几十年来挖草药、做药丸、走村穿巷,行医看病,一分一角积攒起来的;是当志愿军的津贴、在医院工作的工资、下放在农村劳动的工分钱积累起来的;是她卖掉自己的农产变换而来的;是她一生辛苦劳动、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。老师太来九华山,先是住菩提阁,当时是与宽修师太打同参,宽修住楼下,仁义住楼上,因楼上楼下香火相差很大的关系,二人不时斗嘴,每次斗嘴后,仁义就买一尊大肚弥勒,借以学忍。后来她看中了通慧禅林这块宝地。 
 通慧禅林,环境清幽,意境古雅,他背倚东崖巨峰,面朝地藏塔墓,四周古木参天,院前溪水潺潺,曲径而通幽,鸟语伴花香,是一处修身养性、自度度人的好地方。但禅院因年久失修,残墙断壁,破烂不堪。老师太感叹之余,发下心愿:尽自己最大心力,重修古寺,重振道场。1986年,76岁高龄的老师太,四处奔走,办理各种报批手续,操办各种建筑材料,亲自监督工程质量。这期间,她每天还要接待患者,有时一天要给十余位患者配药。老师太以她超乎寻常的愿心和毅力,凭着三寸小脚支撑起七、八十岁的身体,内外忙碌,苦心经营。经过两年多的操持,通慧禅林修葺一新,宝地重光,道场复兴。老师太为了这座古寺耗去了毕生的劳动所得,这与用十方的钱财筑起的高寺大院相比,其意义自然不同。她留下的不仅是一个禅林,而是爱教忘我、爱寺忘躯、无私奉献的精神,是佛教巨大的精神财富。